媳妇被野人当众掳走三年后母子盛装归来儿子说野人是女的
发布日期:2022-05-11 10:42   来源:未知   阅读:

  民国初年,长白山中关于野人“劫人”的事情越传越悬:野人在哪里哪里又出现了。野人在哪里把谁家的孩子抢走了。野人抢走了谁家的闺女。野人抢走了谁家的媳妇……

  长白山麓松花江畔的张家屯,坐落在一道向阳川中。川中的黑土油汪汪的,种出来的黄烟叶子香气浓郁,是著名的“关东烟”。

  白露节气一到,长白山中种植的黄烟叶子必须割下来挂在烟绳子草上搭架子晾晒了。那天的上午,张家屯的人都来为

  割烟叶。这是长白山中的规矩,每当收割黄烟时都要集体收割。因为一家的力量很难突击完成。

  什么声音?怕是野人来了吧?大家正吃惊地议论着时,嗬嗬的大笑声已经从树林中来到了黄烟地边,接着一个身材高大的野人一边嗬嗬大笑着,一边打量着所有干活的男男女女。

  大家惊呆了,纷纷停下手中的活儿,呆呵呵地近距离地看着体貌奇异的野人——身材比任何人都高大,驼背,四肢粗壮而长大,脸面如人。嘴很大。浑身长着黑乎乎的毛。

  此时,徐三老婆怕孩子害怕,急忙把孩子抱在怀里。野人咧着大嘴嗬嗬笑着,忽然眼光盯住了徐三年轻的老婆,立刻三步两步蹿过去,把徐三的老婆连同孩子一把夹在腋下,在众目睽睽下,飞快地窜出黄烟地,钻进了森林。

  最先惊醒过来的是徐三,他三步两步窜到地头抓起猎枪,朝着野人消失的林梢开了一枪。他不敢朝着森林开枪,怕误伤了老婆和孩子。他朝着森林上空开枪,是为了震慑野人,逼迫它放下自己的老婆孩子。

  救人要紧!年长者和妇女留下来继续为徐三收拾烟叶。其余青壮年则跟随徐三朝着森林深处搜索而去。为了安全,也为了有效,五六个人相隔三四十步拉开趟子向着野人嗬嗬大笑消失的方向搜索前进。然而,一直到天黑,也没看到野人的影子。

  这野人太霸道!不但抢走了老婆,而且还捎带着孩子。尽管徐三已经拥有丰富的狩猎经验,但是对于他此后一个多月的寻妻寻子经历,几乎没有任何帮助。因为自始至终,他没有寻到任何野人以及老婆孩子的蛛丝马迹。只有那特殊的嗬嗬笑声始终在他的耳畔回响。然而,一个多月来,他几乎寻遍了方圆百里的山山水水,却再也没有听到那熟悉的标志性的嗬嗬笑声。仿佛野人以及自己的老婆孩子一下子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农历十月末,长白山已经大雪飘飘。徐三又开始有了信心。他知道无论虎豹豺狼都要出洞找吃的。野人也一样,他总不能像黑瞎子一样冬眠吧?即使野人冬眠,可是自己的老婆孩子总要找吃的吧?既然出洞,就要在雪地上留下脚印。

  他已经牢牢地记下了野人留在黄烟地上的大脚印——脚印相当于自己的两个手掌长,前脚掌相当于自己的两个手掌宽。

  如此大的脚印,比棕熊的脚印还大,只要它从雪地经过,一眼就能看出来。然而,一两个月下来,仍然没有他刻在头脑中的脚印出现。

  大年将近。徐三已经没有过年的心思。他想也许年前会把她们娘儿俩找回家!他希冀着,穿好牛皮靰鞡鞋,带足干粮和火药,扛起猎枪又开始了寻亲之旅。中午时分,徐三在一个叫做将军顶子的地方蓦地发现了一行大脚印。最大的脚印竟然差不多有自己的两个手掌长,前掌也有两个手掌宽。只是,这行大脚印中,还夹杂着狗熊的前脚印。

  关心则乱!徐三曾经怀疑这是一只没有冬眠的棕熊的脚印。但是,他已走火入魔,不愿意相信这是棕熊,宁可相信是野人的足迹。于是,他兴奋地跟踪下去。

  徐三追踪到一座断崖前,大脚印却忽然消失了。这里是风口,地上的积雪被大风吹跑了,只留下了裸露的岩石和沙粒。他扩大范围寻找着脚印时,忽然身后响起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他吃惊地回头一看,一头足有野人那么高的棕熊张牙舞爪地向他扑来。

  棕熊咆哮着人立而起,高大的身形,挥舞的手掌,大有泰山压顶之势。徐三冲着扑过来的棕熊仓皇中开了一枪。没打中!但枪声把棕熊吓了个跟头。徐三也一失足滚下了断崖。

  徐三被摔昏了,但又被崖顶棕熊的咆哮声震醒了。他活动了一下手脚,竟然哪里也没有摔伤。原来崖下的积雪很厚。他失足滚下悬崖后就落在了厚厚的积雪上。此时棕熊依然在崖顶朝着崖下厉吼。它可能在遗憾这么一顿美餐竟然摔下了悬崖。徐三知道,一会儿棕熊就会想方设法攀下悬崖寻找他。他立即起身,快速地逃离了险境。

  “徐三的老婆被被野人抓走了,那个野人高高大大,肯定是个男野人!”女人们如此说。

  “徐三的老婆年轻、漂亮,连野人也喜欢。你看那天还有好几个妇女在场,可野人就看中她了。你说野人是不是也好色?”山里的男人们如此议论。

  “野人抢老婆,为啥还会连孩子抢走呀?”“还不是因为徐三老婆舍不得孩子,野人又舍不得徐三老婆,就只好一起抢走了。”人们如此说。“你们说,野人抢徐三媳妇去干啥呢?”有人问。“那还用说,野人抢徐三媳妇,就是为了生小野人呗!”有人回答。这些话,不断地传到徐三的耳朵里。让他急躁,让他愤懑,让他羞耻。

  为了躲避人们的流言蜚语。徐三搬离了张家屯。在远离这个屯落一百多里的另一个大山的屯落里,一个老猎人问徐三:你还想自己的老婆孩子吗?徐三毫不犹豫地回答:想。老猎人问:你相信老婆孩子还活着吗?徐三斩钉截铁地回答:相信。老猎人又问:如果野人放了你的老婆孩子,他们还能回张家屯找你吗?徐三依然自信地回答:能,一定能。老猎人说:那你为什么还要搬家?为什么不在家等她们娘俩?

  徐三忍受着人们的猜测和流言蜚语又回到了张家屯。他不再在乎别人怎么说。他一边默默地耕种着自己的土地,把玉米、黄豆等粮食弄得足足的,一边把黄烟种植好,在冬天和村民打成黄烟包,通过松花江雪道上的爬犁帮,把黄烟卖给吉林市的烟麻栈,换来棉花、布匹,锁在柜子里。他在默默地等候老婆和孩子归来。

  三年后,又是白露节气收割黄烟的时候。随着森林中一声嗬嗬大笑,哗啦啦,一个高大的野人又窜出了密林,来到黄烟地边。野人看新鲜似的巡视着所有忙活着割黄烟叶的人,嗬嗬大笑着。

  正在帮忙的几个妇女立刻吓得抱成了团。她们害怕和徐三的老婆一样被野人掳走。

  野人冲着这几个妇女嗬嗬笑着,却没有走近,而是扭头朝着森林嗬嗬大笑了一声。

  不久一个身着光鲜衣服的女人带着一个身着光鲜衣服的男孩子走出森林。那女人忽然哭喊一声“徐三”,立刻带着孩子跑过来,扑倒徐三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徐三媳妇回来了。孩子回来了!人们见野人嗬嗬大笑着跑了,才缓过神来,呼喊着向着徐三媳妇跑来。

  妇女们忍不住问:那野人抢你干什么去了?三年了,你都在干什么呢?为什么才回家?

  徐三媳妇说:那野人抢我去是伺候它们家的老野人去了。那个野人有个孩子,就是方才送我们回来的这个野人,他才五岁,和我们家拴柱儿一样大。野人的两个老人年纪大了,瘫在山洞里。我的活儿就是伺候它家的两个老人和这个孩子,这样它能腾出时间出洞打猎、采集野果、庄稼、粮食。

  人们满眼的不相信,徐三媳妇只好说。这是一窝野人,一家四口住在深山老林的峭壁上的一个山洞里。我和拴柱儿被掳走后,只能在那座山里活动。三年来,野人的两位老人先后死了,我们把他们埋葬在山里,周围垒上碎石,就像人的坟墓似的。这时野人的孩子也长成大人了。掳我的野人就叫它儿子把我们送回来了。为了感谢我们,那个野人专门从山外给我弄来了不少女人衣服,包括拴柱穿的。

  徐三媳妇有些不愿意了:你们爱信不信。自从我们娘儿俩被抢到山洞后,那个女野人不准任何男野人进她的山洞。无论谁送来什么野兽,都只能远远地放在山洞口外。